巴比收藏
巴比首页

两宋官窑一礼字

两宋官窑一礼字
文 福来 巴比网

我们看世界各大博物馆馆藏的南宋北宋官窑,有个很明显的感受,就是这些官窑都在说一个字表达一个字,那就是“礼”。



(宋 官窑青釉弦纹瓶 故宫藏,你看端庄吧,绝没有一丝轻浮和大喊大叫)

两宋的官窑,不管北宋南宋,都是端庄的、肃穆的,都是一丝不苟制作的。在上面看不到一丝的轻浮和马虎。这就是礼器。可以说,当时北宋当局生产官窑瓷器的初衷,应当可以肯定就是作为一种礼器。所以这些官窑,都是为礼所用的,比如祭祀、比如外交、比如祖陵,比如庙观、比如重大活动等等,现在看到的部分官窑器中有碗盘日用器,在当时应当都不是日用的而是作为礼器用的。礼一定是规范的,有约束的,不乱来的,比如一个人在家时,光着上身也许无啥,而如果你在国家的典礼活动中光着上身,恐怕就没人让你来了。反映到礼器也一样,它一定是有规矩的,它不能象日用器那样,打扮得花里胡哨多姿多彩,它不能肆意表达其他太多的其他情感,它要重点表达的,就是庄重和恭敬。

在北宋南宋时选瓷器作为礼器是特定历史条件形成的。一方面,佛、儒、道经过几百上千年的论战,到宋代一举融合成官方的理学,或者说礼学。理学自此一统天下,成为国家官方的正统,明清到现在近千年都没逾越出来。理学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,就是统治阶级和人民对礼都十分重视,到后来都有礼教杀人的说法,这就催生了一大批礼器需求。另一方面,北宋南宋地盘都很小,铜矿严重不足,而经济又很发达,大部分铜都用来铸钱了,没有铜来生产传统的青铜礼器了。而且铜器发展到汉代就衰落了,到宋代可以说是没落了,纵有原料也造不出来高质量的青铜礼器了。相反,瓷器到宋代,工艺技术飞速发展,加上瓷土遍地都是,这些种种因素,促成选用瓷器作为礼器就是很自然的了。



(宋 官窑青釉盏托 故宫藏,你看肃穆吧,没有一丝不恭吧)

孔子政治学说的两大支柱,一是仁,二是礼。礼是一种仪式,一种规范。礼表达什么呢?表达的就是孔子所说的恭敬,我们祭天祭地祭日月祭祖先,表达的就是对天地日月祖先的恭敬;我们战前要礼,表达的就是战争的正义和对战争的恭敬。这种恭敬,不是迷信的崇拜,而是理性的表达,是天人合一的表达。孔子在这方面的功绩是很大的。从这个角度,我们就知道礼在中国文化中是占有很大的一席之地的;从这个角度,你去看两宋官窑就有更深切的了解。比如,你看到一件官窑瓷器,如果浑身花里胡哨,看不出庄重,看不出恭敬,那可以肯定的说是后仿品,不是宋官窑。

南宋的龙泉窑中,也有相当多是礼器,这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宋代用礼器之多到不可想象。可悲的是,宋代集大成的理学和对礼的过度重视,把中国的老子孔子等圣贤以及佛学的思想僵化了,导致从宋以后中华民族大幅度走下坡路。这恐怕是朱熹等一大批宋代大理学家所没有想到的。不过,凡事有盛必有衰,盛者衰之始,衰者盛之始,天之道也。时势所然,也不能全怪他们。历史运行到这个时候,就要一统,就要走向僵化,就要走向衰落。这个责任不落到他们头上,一样会落到后面朝代的人头上,只是时间早晚而已。这倒正好给了我们这一代人机会。明清到现在中国衰落这近千年,正反的经验教训给了我们充足的养料,我们恰好可以继往开来,总结创新,让中华文化重新闪耀出新的生命活力与光彩。


(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,无需认同,不必当真,也不作为任何投资收藏之建议)




 
  powered by www.mgold.cn 巴比网,享受美好生活